手机站 广告联系

一号站平台-一号站娱乐平台用户注册登录中心

专访 | BIM系统横扫家装痛点 打扮家如何玩转家装下半场?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6-12
摘要:说到家装的所见即所得,很多人会想到VR。VR科技以其契合互联网产业化的特性,成为装企向互联网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

说到家装的所见即所得,很多人会想到VR。VR科技以其契合互联网产业化的特性,成为装企向互联网转型升级的重要路径。但近两年,家装行业对于各种“能让签单增速”的技术热情高涨,前端人员已然无法仅依靠“ 被赋予技术手段的效果图” 去吸引消费者。

用更简单的方法,更快的速度,解决更复杂的问题,并且还要足够精准。6月6日,打扮家用一套新品家装BIM系统,提供了一个全新的可能性。打扮家BIM系统,将效果图设计、施工图、精准算量实现一体化,装企设计管理环节也可以在其上实现数字化,毛利直接提升10%—15%。可以说是解决家装行业的交付时效和施工质量问题的一大利器了。不断创新的打扮家也获得了投资方的认可,收获了鼎信长城与全筑股份A+轮7500万融资。在发布会现场,新浪家居采访到了打扮家总裁崔健,以及即是投资方,又是打扮家客户代表的全筑股份总经理代国曜、朱炜。

专访 | BIM系统横扫家装痛点 打扮家如何玩转家装下半场?

记者:今天不仅是家装BIM首次向大众亮相,也是打扮家成功A+轮融资,您现在是一个什么样的心情?

崔健:最重要的一个感受就是“感激”,今天来了很多大腕来支持我,心里很温暖。同时,这么多人都是基于对我们所从事的事业的共同价值观而聚集起来,感觉非常难得。最后确实是如释重负,企业发展很需要资金的支持,尤其是在北京的企业要打人才仗,要打技术仗,更需要资金。

 

记者:在家装领域里为装企做服务的企业不只您一家,和其他同性质的企业相比,打扮家的优势在哪?

崔健:首先,基因不一样。另外两家成立的时间比我们长。一个公司在广州,对客户的需求更了解。另外一个公司创始人从美国留学回来,做技术出身,对互联网的理解和我们肯定不一样。打扮家的话,我做过12年SaaS行业,对它了解得更透彻,也更清楚作为一个SaaS对于客户的价值是什么。

第二个,打扮家在北京,我们的员工是没有任何围栏的,是多元文化碰撞出北京自己的文化氛围。广州的很多互联网公司是开发人员说了算,这是文化的不同。

第三,方向不一样。打扮家成立比较晚,我们用的是UE4引擎,它最大的优势是线下的体验很震撼,但线上还有待加强。这决定了打扮家只能赋能线下的部分,主要针对家装公司。

当前的设计入口之争,威胁最大的其实是新进入者,他们更年轻、素质更高,我们就需要不断奔跑,没有一家公司是安全的。

 

记者:我前一段时间看一部电影叫《头号玩家》,里面关于虚拟现实做的非常非常真实了,现在打扮家主要对家装公司提供虚拟的服务,未来有没有可能延伸到更多的领域?

崔健:《头号玩家》的电影我也看了,除了触感,其他的虚拟现实从技术上来讲是没有问题的,应用到衣服、化妆品等等都有可能。

 但就一个企业而言,却不能随意的延伸应用。每个人对产业理解和业务理解是不一样的,我能理解家装,但不一定能理解衣服,这就是很大的一个门槛。我们选择是一个4万亿的行业,可能到我退休都忙不完。现在我不考虑以后要做别的行业,就跟家装行业玩上命了。    

专访 | BIM系统横扫家装痛点 打扮家如何玩转家装下半场?

记者:全筑股份是认同了打扮家哪些价值观和优点,全筑股份才会做这样一个动作?

代国曜:并不是打扮家吸引了我,而是我们一直在寻找这类公司。我们并没有在财务投资的角度去衡量这是一家盈利型或者风险型的公司。我们是通过合作,一方面投资系统打造,一方面也利用系统。可以说,我们既决定它的未来、它也决定我们的未来。

 

记者:全筑股份在注资了打扮家之后,在整体业务上,未来是否还会有更多合作?

朱炜:全筑股份的需求很简单,我们发现客户是需要快速的体验感的,最后打扮家既有的系统以及打扮家整个团队的每件事情事无巨细的精神打动了我们。全筑的家装是一个小区一个小区的进行的,所以对施工的标准化要求是非常严格的。从施工团队的人员到材料都有自己的标准化体系。从这个角度来说,BIM从视觉效果到自动生成精准预算,甚至再到每个装修环节把控对于我们都是非常合适的。

我们下一部分计划,是和打扮家长足发展,用人工智能来助推全筑的创新业务。让机器自己去学习现场自动化的出图、预算,自动化空间布局等等,这就是人机的边界。

 

记者:您怎么看待这种家装标准化的未来?未来会不会去介入物联网?

代国曜:所谓标准化首先从产品标准化开始,产品标准化的关键在于如何将把装修这个劳动密集型工作产品化。其次是产品数据化,通过软件对接进行线上管理的标准化。这些必须串通起来。

崔健:现在很多技术都是基础设施了,包括人脸识别。物联网也会慢慢变成基础设施,甚至未来打扮家也会变成基础设施。那些技术变成的基础设施都可以给我们用,只要给我们的客户、给业主创造价值。

 

记者:全筑股份对于打扮家未来的发展是怎么看的?

代国曜:打扮家沿着虚拟现实往BIM这个路线往下走的话,自然会选择一些大公司。当这些大公司多了以后,就会影响整个市场的能力结构,近而影响到其他很多小公司,也会影响到消费者的体验。同时,这些公司构成的数据结构和技术结构也为打扮家构成了一个平台,通过这个平台为小公司免费赋能。再继续往下走从量变到质变,改变的是整个市场的能力状态。

 

记者:打扮家这次的融资会怎么花?今年下半年的战略重点是什么?

崔健:钱更多的是用于加强研发。下半年的战略我们有几个重要的时间点:一个时间是7月底,我们的产品1.0能够出来。现在有87家大型装企都等着测试。

另外一个时间点是11月底的木作系统。它的作用是让家装公司设计师可以具备木作能力,只要输入用户需求就可以生产柜子等等。全屋定制慢慢变成有点偏服务的角色了,因为安装成本低,损坏率高,只有补板子和上门安装的问题,这都是大工厂的短板而小工厂的长项。我们11月底这个平台出来以后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

 

小浪说:

家装有着广泛的消费者,而最重要的是如何去触达他们。当系统化、信息化带来对速度和体验感的颠覆,并且还受到了投资圈的认可,这意味着家居新势力正在带来“从场地到场景”红利。这是消费升级时代市场的要求,也是行业正在自我革新,用技术实现基础变革的趋势。同时,打扮家和全筑的结合也在说明,家装的产业生态本就是一个个资源整合、共生共荣的大格局,家装的边界在这个边界越来越模糊的时代正在走向人与科技、与机器的区分。

 当整装、定制、精装将行业轰炸个遍,家装卡位战升级后,下半场我们到底要玩什么?或许打扮家未来的打法可以参考。


责任编辑:

百度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 邮箱:
地址: